ae

人道本就是悲喜参半

我的妈 我刚才熬夜写了一篇估计字数在6000左右的creek同人文。。。一口气写完了 妈也 我是第一次写同人文!在纠结要不要发 感觉自己文笔挺烂的555 罗里吧嗦废话一堆那种流水账文


真实的摸鱼

晚上的摸鱼 狼人Craig和研究院的助手tweek?想写文 可惜技能点不够555

作业太多只好草草一画 大家HAPPY HALLOWEEN

【creek】no.5

都给我看!!!!太好看了!!!


小吉:

迟到了这么久,非常抱歉!(土下跪)


关于本文:


设定:两个人都是高中生 




警告:如果lof能分级的话,这个长篇分级应该是18↑,不仅仅是因为可能会有sexual content,还会有一些消极,可能会引起不适的内容(其实整体还算积极……只是以防万一)


本文除了craig和tweek,还会包括原作其他一些角色的描写。由于剧情需要。其中一些角色的描写可能会引发特定角色厨的不快,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我不拥有南方公园,亦不拥有这些角色。




关于写作视角问题:第一章全程是以tweek第一人称,只是因为这章比较合适。叙述角度根据每章内容需要会随时切换,并不固定。不过全文多数情况仍然会从tweek的视角叙述,即使是在第三人称的情况下(不过是把“我想”改成“tweek想”而已)




解释一下第一章标题的两个名字。


Micheal:原作里两人假闹分手时tweek瞎编的一个craig的劈腿对象。


Thomas:原作里秽语抽动症的小朋友,craig想给他洗衣服的那个。






Ch1. Micheal 和 Thomas


当我发现教室空无一人的时候,第一反应竟是松了口气。我想无论花多长时间,我都没法适应一个拥挤的上课前的教室。


侥幸的想法混杂着焦虑在脑海里轮流冒头,直到我注意到了黑板上的告示————这节课换教室了。


我站在那,一时感到有些难以接受,看来提早赶来教室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根据往常经验,我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因为不会有人来提醒我,这意味着当我赶到新的教室的时候,面对的将是坐的满满的同班同学。


我盯着那几个粉笔字,它也盯着我,一副毫不退缩的样子。过了几秒,我终于像放弃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教室。


我对被同学经常遗忘这件事其实并无怨言,不如说,这样让我多少过的轻松了一些。每当发生诸如此类不大不小的变化,使我不得不和别人打交道时,我都希望他们都能像块黑板一样,把想说的话黑白分明的写在脸上。


没有药物和咖啡的摧残,比我身体发育好上几倍的我的同班同学,和我说话的时候也不免露出紧张的神色,好像说着说着我就会突然发起疯来,扑到他们身上,用瘦弱的胳膊撕下他们的脸。




所以,这不能算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早晨,虽然和计划有出入引起我我条件反射的不舒适。




估算着距离上课的时间,我取出包里的保温杯,打开盖子深深啜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短暂的安慰了心里的躁动,或许只是暂时填满了我的瘾症,作为代价将我踢进更加躁动的臆想中。所以我还需要另外一些白花花的药片来破除这些臆想,或者说是创造一个更大更稳定的臆想。


我倒出几片药,打算就着咖啡咽下去。我不确定这样会不会影响药效,但还是每天都在这么做,一次也没问过医生。


对我来说,还会有比这更好的方案吗?


我是说,我真的不能更不在乎了。




含着咖啡,我把药片丢进嘴里,感受到滑过喉咙时一瞬间的不适感,想象着它如何作为代价换来一整天的的宁静。




“HEY!LOOOOK!”


毫无预警的,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嗓音。


一瞬间苦涩的液体呛进气管里,我伏下身子开始猛烈咳嗽起来。




我感到一些咳出来的咖啡溅到了衣服上,摔在地上,伴随着口水,还有开始融化的药片。


“喔!疯子,一大早就嗑嗨了吗?”


一个人的讥讽声,点燃了一群人的笑声。在我印象里,这些笑声就从未落单的存在过,而是互相攀附的生长。如果只有一个人,就会发现一个人嗑药的样子根本不好笑。


你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笑的吗?从来没有嗑药,却长着一副嗑药的样子。


剧烈的咳嗽弄得我泪眼朦胧,无暇顾及环境的一团糟,我抓住药瓶盖子试图旋开它,手指颤抖的几乎要把瓶子丢出去。


“喂!”似乎不满我贫瘠的反应,有人喊了一声,在我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他走过来朝着肩膀推了我一把。


我惊吓的发出了狼狈的叫声,身体因为推力向后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


药瓶滚落在地上,白色的药片洒了出来。


一片药滚落在对面人的脚边上,他伸出脚尖踢了踢




“嗨,这是什么药?治疗同性恋的?”


身后再次爆发出笑声,仿佛对自己的临场发挥感到很满意,面前的人也跟着笑了,从高处俯视着这一片狼藉,像是打量着战利品。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处境,对高处传来的笑声开始置若罔闻。


看,这就是为什么被忽视反而让我过得轻松一些。当一些人注意到我,发现我根本撕不下别人的脸时,就开始反过来想扯下我的皮,还指望里面能藏着一个柜子。




我不是gay。


Fuck you。


我大声喊着。


几乎都要喊出声了。




然后我跪了下,开始捡散落在地上的药片。




在路过人的眼里,这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我几乎事不关己的想着,直到听见前方走廊传来脚步声。


我感到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听着它逐渐靠近。


这群人也好,我也好,我和他们之间的事也好,在这所学校里都不是新闻了。


我说服着自己,低着头,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工作上。




“Hey, craig。”我听见头顶的声音懒洋洋的打着招呼,就像我不存在一样


Craig。


在理智阻止我之前,我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


一瞬间,我和那个人的视线相接了,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Craig浅浅的看了我一眼,浅的我都无法确定他是在看我,还是仅仅在确认一个挡在路中央的障碍物。


没有任何的停滞和犹豫,他保持着原来的速度,径直的越过了跪在地上的我。




我则低着头,继续拾捡着这散落一地的白色碎片


我模糊的意识到上课铃似乎响了。




声音费力的穿透着结成一块的我,像是从很远处传来的一样。


————————————————————————————————————————————————






上课铃响了几分钟后,我才赶到新教室,


密密麻麻的同龄人立刻让我大脑眩晕起来。




“你来晚了……”教物理的老师转过头,看向我时话语戛然而止。


“……tweek?你还好吗?”她有些迟疑的打量比往常更不稳定的我。


我快速的点点头,希望这个动作不会和身体神经质的颤抖混淆在一起。




“我,我没事。”我结结巴巴的又补充了一句。


结结巴巴并非因为我睁眼说瞎话。反而恰恰证明这就是往常的我。除了老师以外,教室里没有一个人对着明显不正常的我投来任何的关注,因为这就是一个正常的Tweek Tweak。


如果老师每一天都要对着这样的我嘘寒问暖,那就没完没了了。




我站在门口搜寻着仍然空着的座位,另一件我原本不需做的工作。


在靠近讲台的前排,我很快发现了第一个空位子,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换在平时,我肯定会蜷缩在一个远离老师的角落,但现在我只想快点坐下来,消失在人群里。


本应如此。


但是……


那个座位的旁边就坐着craig。


Craig Tucker。


Craig旁边的空位子,像陷阱一般近距离的注视着我。




不,不。




我的视线移向了教室最后面的一个空位子,攥紧手上的保温杯,我越过craig,越过craig旁边的空位子,朝着远处的目标走过去。


整个过程异常的安静。我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希望老师立刻说些什么开始课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言不发的目送着我。似乎害怕一开口,我就会吓得摔倒在地。


穿越层层桌椅,眼看目的地就在就眼前了,我松下半口气,正打算伸出手,突然感到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的重心已经无法挽回了。一瞬间,我感到身体重重的向前倒去。




砰的一声,我面朝下摔倒在地下。


我听见自己发出一声惨叫。


教室里安静了片刻,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我挣扎着站起来,花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平地摔倒了。整个教室的视线像聚光灯般打在我身上,在这刻之前,他们大多数人甚至没有意识到我进了教室。现在却都齐刷刷的盯着我狼狈的样子,仿佛在期待着重播一样。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够保温瓶,却发现它沿着走道又一路向着讲台滚了回去。


在哄笑声中,我狼狈追着保温瓶一直到了讲台下,又回到了原点。


“安静!安静!”老师想停下不断延长的笑声,却收效甚微。


我紧张抬起头,不小心捕捉到了老师的视线。老师看着我,似乎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口气仿佛隔着距离直接吐到了我的脸上,我感到脸迅速红了起来。


“Tweek,”老师用手向背后指了指,


“你就坐在craig的旁边吧。”


我机械的走了过去,在craig旁边坐了下来。


如果这时候她让我滚出去坐在走廊上,我大概也会照做————不如说,如果能滚出去就好了。




此起彼伏的笑声如同排异反应一般,时时提醒着我,我不属于这里。




所有人似乎都在笑,除了我,和坐在我旁边的这个人。


这并没有给我丝毫的归属感,我知道craig并不是不屑于嘲笑他人,他只是不屑于我。




突然,背后突然被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差点叫出声来。


感到难以置信,我转头望向craig的方向。


Craig……




不,是cylde,他坐在craig的另一边,就像往常一样。


他越过craig看向我,整个脸因笑涨得通红。


“Hey,dude,你到底怎么回事!”他压低声音问我,仍然憋着笑。


我感到自己的脸因为clyde突如其来的搭话而僵硬起来。


隔着craig,他若无其事的和我说着话,仿佛我们仍然和小学生的时候一样。


clyde的钝感,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过。




怎么回事?我走在平地上,然后我的左脚决定绊右脚一跤,结果他们一起摔倒了。




我知道clyde没有恶意,所以有时候他的话才会显得格外残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是真的想和我聊天吗,在craig还夹在中间的情况下?


Craig的眼睛从刚起就没有离开过手机,cylde的头时不时拱到他的手机已经让他看起来不太高兴了。


Cylde似乎终于注意到了craig的无动于衷,


“嘿,craig,刚才的你看见了吗? Tweek刚才……”cylde拽了拽他的胳膊。


一瞬间我想冲上去捂住clyde的嘴巴。


没有等clyde话说完,craig拍开了拽着他的手,连头都没有转过去。


Clyde略带愤慨的看着他,趁着矛盾转移的时机,我转过头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无论是cylde还是craig,我都不想牵扯太深,我想对他们来说也是如此。






眼角余光里,clyde似乎心有不甘的凑到了craig的手机面前。


“你到底在看什么……“ 话语戛然而止,clyde诧异的低叫出声,


”喂!这是女生吗? ”


“What the fuck,craig?!你才和前女友分手吧?!”




……Craig的女朋友,


一边翻开教科书,我一边漫无目的的想着。


即使是处于社交生态边缘的我,也对craig的感情史略有所闻。老实说,我原以为他和我一样都是与异性无缘的人,光是把craig和感情这两个词并排放着就让我感到无比别扭。


然而在初中和高中的几年间,当我窝在卧室里抱着自己的童贞入睡时,他已经前后和十几个女生交往过了


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craig顶着那张石膏脸,和女朋友约会,或者附在耳边说情话时的场景。也许这也是他交往的快分手也快的原因:女生喜欢那张有感情障碍的脸,但是真正交往起来时,又变得无法忍受了。


但是无论如何,craig是受异性喜爱的。他是冷漠的混蛋,却既有女朋友,也有朋友。


他不在乎别人,反而被别人在乎。我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就像我没办法理解为什么我手无寸铁的想和世界和解,却被变本加厉的针对。




我和这个世界,其中一定有一个是疯了的。


当然,疯了是我。在谁眼中看都是这样。




小心避开老师的视线,我悄悄打开自己的手机。


通讯簿的记着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的名字:爸爸,妈妈,店里,家里————准确来说不是名字,只是一串代词,提醒我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存在。


将联系人滑到底部,躺着第五个号码,第一个真正的名字




Thomas。




点开信息箱,里面已经躺着几条未读。




Thomas:我眼睛快睁不开了


Thomas:我要困死了


Thomas:我恨你




几条简单的抱怨,我却感到整个早晨累积起来的疲倦感渐渐消退了下去。


仿佛一早上的磨难都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的。


心里不禁微笑起来,我的手指轻快在屏幕上敲点着。




Micheal:嘿,你不能恨我就因为我技术比你好。


Micheal:我还陪你熬了这么晚了。




Micheal


这是我的名字———我编的名字。




我和Thomas是在游戏中认识的,在游戏里聊得投机之后互换了手机号码。


一直把网络作为躲避现实的途径,和网友互换手机号码本是我绝对我不会做的一件事。一开始当Thomas希望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时,我立刻拒绝了。


一旦用对话代替打字,他就会从我不正常的声音中得知我不正常的精神状况,就像现实中对我敬而远之的那些人那样。


说来也很奇妙,明明我的手指总是持续的颤抖着,在打字或者玩游戏的时候却大多时候稳定而安静,操作键盘时甚至可以算的上轻盈。我像是一个聋哑人,语言反而变成了表达的包袱,用手指在键盘上拾取的字母,才能拼凑出真实的自己————或者是反过来,掩盖住真实的自己。




我也是。’




当我拒绝他时,出乎意料,他这么回答我




‘比起说话我更喜欢打字。我只会和你发短信,不会和你打电话’




如果只是打字聊天,用社交软件不是更加便利吗,实在没有必要把手机号码也泄露出去。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疑惑,他很快接了下去:




‘我也不怎么习惯社交软件。手机号码只有一串数字,我很喜欢这样。’


又是一个相当古怪的理由。


稀里糊涂的,我就这样把号码给了一个隔着屏幕千里之外的网友。


如同他说的那样,他真的没有打过电话,有时候按错了也会马上挂掉,似乎也同样强烈的想要躲避话语交流.不止如此,我能感到thomas想要躲避的不只有口头交流。我们聊兴趣和喜好,却从来没有提起过身边真实的名字,朋友,亲人,讨厌的人。好像划着船探索着彼此心灵时候,小心的绕过那些有着真实名字的礁石。有时我会怀疑thomas是不是他真实的名字,虽然我自己也同样在做着欺骗的事。但是和我不得不说谎不同,Thomas看起来一直是那么坦率直白。他会躲避,但不会撒谎。




Thomas:见鬼吧,你不过是运气比较好。


……好吧,也许也不太坦率,尤其是认赌服输的时候。




运气好? 我还没被这么夸过呢。我撇了撇嘴正想回复,突然听见前方一声大喊。




“CRAIG!!!手机收起来!”




我吓得浑身一抖,手机差点摔在地上。




坐在一旁的craig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手机,在老师转过头的时候快速比了个中指。




余惊未定,我飞快的在回复框打下一行字




Micheal:得挂了,老师在看着




没有等待回复,我关上手机将它塞进包里。




视线重新转到黑板上,在短短分神的几分钟,那里已经塞满了一些完全看不懂的公式,把我又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我匆忙的在笔记本上抄下一行行数字符号,却同时对自己写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回去复习的时候问问Thomas吧。


和与数字相性极差的我不同,Thomas很喜欢数字。


他讨厌麻烦和复杂,但是为了能让我听懂,却会不厌其烦在手机狭小的屏幕里打下一大堆的解释。


我想不管Thomas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他的这些地方对我来说才是最真实的东西。比起这个,他是叫thomas还是tomato,又有什么关系呢。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他还是我,都厌倦所处的这个现实。对此我毫不怀疑,毕竟热爱真实世界的人,是不会花费那么多夜晚和白天沉浸在一个遥远的陌生人的世界里的。


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时,我们是战友。


这对现在的我来说就足够了。




————————————————————————————————————————————————




当我重新打开手机时,意外地发现并没有新的信息。


因为昨晚打游戏熬了通宵,所以他一上午都在睡觉吗?


我很想认为他只是因为认真听课而无暇分神,可惜事实并非如此。上课的时候,他会对除了上课之外的任何事抱有兴趣,然后发过来各种链接。在没有这么做的时候,几乎可以肯定又是睡了过去。


已经到中午了,他还在睡吗?我犹豫的看着屏幕,不知道该不该发点东西过去。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说的东西,我只是想和他说话而已。




“你在和谁聊天?”


一个头突然从背后凑了过来,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猛地站了起来。


后面立刻传来的一声哀号,回过头,一个金发的少年趔趄的向后退了几步,手紧紧的抓住餐盘。


“我差点被你杀掉了。”kenny腾出手揉着发红的下巴。


“对,对不起……”看清来人,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又很快为自己的过度反应脸红起来。


端着午餐,Kenny拖开我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一副自然而然的样子。我紧张的四处环视,确认没有错坐在stan一帮人的位置之后,才缓缓的重新坐下。


Kenny很少来找我,但不是完全没有过,所以我并不是那么吃惊————应该说,kenny是这所学校里对我来说最接近朋友的存在。


当然,对kenny来说,几乎所有人都是他的朋友。所以,我仍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找上了我。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


我看看了自己的餐盘,又看了看他的餐盘。我绝对不算是吃得多的人,但是和kenny盘子里的东西相比竟然可称的是丰盛了。


“Tweek?”看见我盯着他的盘子发愣,他好奇的问我。


我立刻慌忙收回视线,心里开始纠结起来。


Kenny在午餐时受到同学经常性的接济已经是惯例,所以我这么做也没什么问题吧。


一边想着,我把没有动过的三明治推到了kenny面前。


这次换做kenny有些发愣的看着我。


看见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花了一会儿我才惊恐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不……那个……”我结巴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睛干瞪着那块三明治,好像指望它能自己长脚跑回来。


我的慌张让kenny回过神来,他笑了起来,带着点不好意思,却连这点也显得自然。


“谢谢,tweek。”他大大方方的说道,仿佛一脸窘迫的我才是被施舍的对象。


无论看多少次,这样的kenny都让我觉得很耀眼。


我很难想象要怎么和各色各类的人交朋友,但是如果有人能做到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kenny吧。




“但是,”kenny突然开口,咬了一口三明治,声音因为食物变得含糊。


“我可不是因为讨食物才来的,你别误会了”


我有些困惑的看着他,kenny的语气并非是在责怪我,却言之有意。


Kenny似乎思考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他的肩膀突然凑近靠上了我的,脸也偏过来看着我。


Kenny端正的脸就这么近在咫尺的和我对视,我感到自己的脸颊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烧了起来。


“今天早上……你在课上摔倒了。”kenny低声在我耳边说。


kenny突兀的提起这个话题打的我猝不及防,我的心情瞬间跌回了地面。






“……你,你在那里吗?”这个新的事实让我不禁感到一些狼狈,虽然平地摔倒早已不是我做过的最丢脸的事,我想kenny也知道。


但是我仍然没有坦然到能把它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和别人分享。


“我看见你被那家伙绊倒了,为什么他们老是和你过不去?”




我……被绊倒了?




看到我一脸空白的脸,kenny进一步解释道


“我就坐在他旁边,我看见你走过去的时候他伸出腿绊了你一脚。”


我消化着这个新事实。


所以我是被绊倒的,而不是自己滑倒的。


“……哦。”我应了一声,决定还是感到高兴一点,至少这不是我的错。


Kenny皱了皱眉,似乎对我寡淡的反应感到不太满意。




我对他的不满意感到不理解,好像他特意跑过来和我提起这件事,就是为了换来我一个愤慨的反应。我不想让kenny觉得我是个软弱的人,但是如果这样的破事几乎天天都在发生,我不能因此天天崩溃,不是吗?


“我……我没有注意到他,”我老实的说,“我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鉴于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你没有注意到他?”kenny劈头问到,


“他今早还把你的药弄泼了一地,你都没有注意到他?你应该路过的时候就离他远点!”






这回我开始感到脑袋有点消化不良了。


“What……”


“那家伙就在教室里,你不会没有看见他吧,真的?”kenny几乎有些挫败的看着我。




我可能看见他了,但我根本就认不出来他的脸。


对我来说,无论是那个推我一把的家伙,还是站在他后面大笑的那些人,长得都差不多。


差不多的衣服,差不多的发型,差不多欺负人的口味。在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我也几乎不会抬头看他们,为了不把他们的脸带进梦里了。




就是他们中的同一个人,在走廊笑我,推我一把弄泼了药,讥讽我是gay,还赶在我之前进了教室,最后绊了我一脚?—————堪称周到的服务。


在这一串的事情中,唯一让我不能接受部分,只有一直被kenny看在眼里的这件事。


“……那个时候,你也在那里吗”我低着头有些尴尬的说。明明是他们做的事,感到尴尬的却是我。


Kenny突然露出有些复杂的神色


“是的,”他顿了一下,捏了捏手里的三明治“抱歉,那个时候我没有上前帮你。”


我说不出话,只能摇摇头,希望他能明白我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我们都清楚这样做无济于事。




“我没有出面,”kenny突然开口,语气微微加重,仿佛是想要反驳我没有说出口的话。




“我没有帮你,是因为我看见craig在那里。”


听见这个名字,我感觉自己浑身僵硬起来。


别说了。




“我想让他去帮你。”


别说了。




Kenny轻轻的叹了口气,手撑着下巴看着前方。


“你们……我们曾经都是朋友吧,他明明可以帮你一把的。”


曾经……至少是五年前的事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真希望kenny看在朋友的份上,放我一把。


“你,你和craig,现在仍然是朋友,不是吗?”我没有想自艾自怜的意思,却没办法让它听起来不像。


“还好,其实我们关系本来就不算好,”kenny拿起叉子落在食物上。 “和你们不一样。”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kenny觉得我们曾经关系很好————只是经常混在一起不代表感情就会变得深厚。


“如果你们能像以前那样就好了,”kenn用叉子摆弄着食物,像是在寻找一个入口的形状。


“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在意识到之前我脱口而出,失去了脱离话题的最好时机。


“也许是吧,是我想的太简单了,”kenny像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记忆叹了口气,“Craig变得越来越混蛋了。”


craig变了吗?从小学的时候他的性格就很冷漠。




我没觉得他变了,同时感到自己也没什么变化,


所以我们才不可能成为朋友。


唯一改变的,只有随着年龄的增加,意识到了原本就存在的两人之间的差异。


“他一直都是那样的……我想,“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向kenny解释。


”我们只,只是太不同了,本来就不适合做朋友。”


Kenny打量着我。




“交朋友不一定需要相同吧?”kenny摇摇头,接着像是想起什么恶意的笑了笑


“你知道看上去差不多的家伙混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Kenny指了指我


“就像你天天看到的那样,那些爱欺负人的家伙,不都是混在一起的吗?”




是啊。


这不正是大多数人需要朋友的理由吗。


和自己相同的人在一起,就不会看上去那么不同了。


这样看起来,craig的冷漠不合群反倒是好事,至少对我来说


“如果craig性格再好一点,可能就会加入他们了吧。”我半开玩笑地说。




Kenny沉默的转头盯着我的脸。


“不,如果他性格再好一点,今天早上就会帮你一把了。陌生人都比他有良心。”


kenny的声音变得有些冷淡,皱着眉看着不知该说什么的我。


“Tweek,你知道他表现的很过分吧?“


”为什么你都不生气?”




“……我,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kenny,他没必要帮我。”


“但你仍然可以生气不是吗?”




“我……我没有生气。这不是他的错。”


为什么要对一个连我的生气都毫不在乎的人生气?






“你看上去就一直在替他说话,明明你们都不是朋友了。”




kenny追问着,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感到无处可逃。


“我没有……我只,只是不想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推给别的人。”


”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因,因为我是这个样子,不是因为craig没有帮我。”


“他看起来那么冷漠,只是因为不能忍受……我这个样子而已”




Kenny一时没有说话。




“所以他不帮你是因为你的错,而不是因为他是个心肠狭隘感情有障碍的混蛋?”


Kenny看上去几乎要笑出来,他完美的总结了我的话,使他们听上去卑微到了极点。


就像事实发生的那样。




“我……我是……”我想继续解释,我仍然能够解释,却突然发现找不到这么做的意义。我的脸再一次红起来,手不由自主揪住了头发。


“好了,好了。”kenny的手伸过来把我的头发解放了出来,又朝我摆了摆,仿佛放弃了一场即将要赢的比赛。




“我只是想说,你是个很好的家伙,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好,”kenny叹了口气,朝我扬了扬三明治,做了个鬼脸。


“而craig,那家伙不比你正常。”




kenny身子向后倒在椅背上,


“啊——不过,说不定他天生就是那样,也不能怪他吗。”


“你们可能确实天生就不适合做朋友,像你说的那样。毕竟在这一点,你肯定比我知道的更清楚。”


两人之间陷入短暂的沉默,我第一次对话题的凋零感到如此的舒适。




然后kenny突然开口了。


“那么恐同呢?”他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


“你觉得这也是天生的吗?”


猝不及防的问题。


一瞬间我感到心跳仿佛停止了,我条件反射的抬起头,立刻撞到了他笔直的视线,和懒散的声音不同,他注视着我的眼睛,像是要看穿它们一样。




我像是逃一般的猛地避开了视线,心脏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咚咚跳起来。


“……不,不知道”憋了好一会儿,我声音干涩的回答。


我很想装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样子。但是我不能,不是因为我知道。


是因为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Craig厌恶同性恋这件事。


“那个时候,他真是活该吧。”像是想起什么,kenny笑了笑。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三年前,craig因为在学校殴打同性恋同学,发表了严重歧视的言论,被停学了一个月的事情。




“我并不是想奚落他,端出政治正确什么的———老实说,我几乎有点担心他这个样子,毕竟我们还算是朋友。”


我沉默的没有说话,我并不怀疑kenny在真正担心craig,只是kenny还没明白,像我这样处处“为他说话”的家伙,才是最不想和他扯上关系的人。


“我只是不知道他是吃错了什么药……不管自己是不是同性恋,尊重别人总是能做到的吧。”


kenny仰着头,看着天花板。


“更何况,性向才是真正天生的,又不是能够选择的。”


我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盯着盘子。


宛如空洞一般的沉默中,kenny突然坐起身子,向我凑近,我的心脏猛地揪了起来。


“Tweek,你……”






“Kenny!”




一个声音打断了kenny的话,我条件反射伸出手捂住嘴巴,直到意识到这不是我的声音。




“我一直在找你。”stan站在桌子旁看着kenny,接着视线又移到了他的邻座,我的脸上。露出了介于踌躇和困惑之间的神情。


“……嘿,你现在有空吗”顿了一会儿,他继续对kenny说。


我甚至有点感激stan没有过问我的存在。


Kenny转头看了看我


“我还没……”


“我,我该走了!”他的话没说完,我突然站起来身来。


Kenny惊讶的看着我,又看看我几乎没有动的盘子。


“我下,下午要交的作业还没写完。”我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并不指望能增添多少说服力。


趁着kenny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匆忙的端起盘子向后走去。


“Tweek!”他突然从后面拽住我的手臂,我轻微颤抖了一下。


他看着我,似乎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能感到stan探究的目光正在我们间来回扫动。


“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商量。”kenny最终这么说。


我不知道能找他商量什么,只能点点头,只为了迫不及待的抽回被抓住的手臂。


————————————————————————————————————————————————————————————


我逃一般的离开了食堂,回过神时已经站在空教室里喘着气了。




我重新坐下来,强烈的的疲惫立刻将我压倒在桌子上,脑袋却不受控制的回放起刚刚kenny没有说完的话。


“Tweek,你……”


剩下的话呼之欲出。


不,不。别想了。


像是为了驱逐那些讨厌的记忆,我打开手机。


那里已经躺着几条未读信息。


Thomas:刚下课,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了,这家伙太烦人了


Thomas:你在吗


Thomas:喂?


我将头埋在胳膊里,感到衣料柔和的擦着下巴,焦虑的心情慢慢舒缓下来。


一旦放松下来,空腹感立刻锲而不舍的追了上来,我叹了口气。


一顿午餐吃的精疲力尽却什么也没吃到。


Micheal:我快饿死了




等待回答期间,我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徒劳的希望它能在胃里停留久一点。


Thomas:你没吃中饭吗


我顿了顿,突然发现这个问题没有想象中的好回答。


我不可能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但是也不想对他说谎。


Micheal:我吃了午饭,但是完全没饱


Micheal:和其他人一起吃的,光说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thomas回了。


Thomas:是谁?




我略微吃惊看着这条回信。




Micheal:一个朋友


想了想,我又补充了一句


Micheal:也不算是朋友


Micheal:我还不太习惯和他边吃饭边聊天 


实际上,不只是kenny,和其他人凑在一起进食我多少会感到不自在。这一点thomas应该也知道。


不过换在平时,Thomas一般都不追问这样的事。


thomas:你会和别人一起吃中饭还挺少见的


Thomas:既然感到不自在为什么还要一起吃?




……


从现实逃到手机里,我似乎又陷入了另一个追问。


前面是kenny,后面是Thomas,而这个家伙甚至不是对别人私事感兴趣的人。


似乎今天大家突然都对我充满了兴趣。(大多是在不好的意义上)


Micheal:也不是讨厌这样……


Micheal:他是个很好的家伙


Micheal:只是我不太擅长对付这样的人,总会觉得有点紧张




Thomas:不擅长对付,但也没到拒绝的程度?






thomas知道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饭,却不知道我还是个没法拒绝别人的人。




Thomas:你爱上他了?




……


WHAT?!


我差点被咖啡呛到,瞪着屏幕。


脑海里Kenny灿烂的对我笑着。


这个人倒确实可以和男性做,但不意味着他看起来有丝毫像女生!




这家伙在说什么鬼?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顾不上强行吞咽的钝痛,我啪啪的点着屏幕。


Micheal:NO!!!!


Micheal:怎么可能?!!!




Thomas:只是开玩笑


Thomas:不过看你反应这么激烈,我现在倒真的有点怀疑了




一口气还没来及松开就噎住了,我的脸禁不住红起来。


Micheal:别胡说


Micheal:我不确定我们算不算是朋友


Micheal:但是我很确信,我不可能喜欢他




打出“他”的时候我不由得感到一阵荒谬,也许我该从这个大前提开始纠正。


首先,他是个男的啊!


我飞快的打着这行字,直到看到thomas突然问我。




thomas:你要怎么确信你喜欢一个人?




我的手指停了下来。看着这句话。


句子后面附着问号,我却知道这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他比我更了解这句话的意思。


我从来没有和谁交往过,也没有喜欢过谁(大概也没有这个机会)


但是Thomas有过女朋友————或许他现在仍然在和她交往,我不太确定。




那个时候我问他‘你喜欢她吗’,我仍然无法忘记他当时的回答:




Thomas:我不知道.


作为一个毫无经验的处男,这个回答显然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Micheal:不知道?


Micheal:你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她?


Micheal:而且你都不知道喜不喜欢她就答应交往了?




Thomas:是的


Thomas:是的


Thomas:是的




Micheal:……




Thomas:我不知道,为了确认这一点,所以才要交往


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我一直想当然的以为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确认的,只要看着对方就能立刻知道。


看来至少对thomas不是这样。




Micheal:好吧


Micheal:那你现在得到答案了吗


Micheal:鉴于你现在仍然和她在一起,所以答案应该是yes喽?


另一端似乎沉默了一下。




Thomas:我不知道


Micheal:……?


Thomas:也许是吧 我想


Thomas:我是说,有时候我确实觉的她可爱,想和他呆一起,有时候却完全不想搭理她,觉得无法交流。


Thomas:我想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Thomas:即使是喜欢某个人,也不会时时刻刻都喜欢、


Thomas:总有讨厌的地方。




Thomas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和谁谈恋爱,而是在宣读什么实验结果。而每次使用这种语气时,他往往都是对的。只是结论往往也会让我感到沮丧。










Thomas:喂?


Thomas:Micheal?




Thomas:好吧,我们换个话题吧 


Thomas:你不想说可以不说


Thomas:我不是想挖掘你的隐私




Thomas似乎因为我突然的沉默而感到异常,我看着新信息一条条跳出来,还没有从回忆中彻底的缓过神来。


我删掉了原来打到一半的抗议,重新打下新的一行。




Micheal:好吧


Micheal:可能我并不知道喜不喜欢他,虽然我并不这么觉得会这样。


Micheal:我不知道 我也没有喜欢过谁


Micheal:为什么你觉得我喜欢他?




接下来,对面似乎停滞了比我还要长的时间,


Thomas:不


Thomas:我说了我只是在开玩笑


和等待时间不相符的寥寥几个词,我甚至又等了一会儿,发现他真的没有其他要说的话了。




Micheal:你一般对这种话题不是不感兴趣的吗




Thomas:是不感兴趣


Thomas:我只是想多了解你




我愣愣的看着这行字。




thomas:你很少提起你周围的人


Thomas:朋友什么的


一瞬间,我几乎为自己没有朋友这个事实而感到抱歉。




micheal:没什么趣


micheal:只是一些无聊的事,你也想听吗




Thomas:我没指望很有趣


Thomas:而且我几乎能肯定它们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句话让我的心脏瞬间漏了一拍。


我条件反射的盖住了手机屏幕,然后立刻意识到这个行为有多可笑。




Thomas:如果你真的过的很顺利的话


Thomas:也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对着个小窗口打字了




Micheal:……


Micheal:你也一样




Thomas:我是


Thomas:但是至少我还会抱怨几句


Thomas:你却装的像没事人一样 这不公平




Micheal:等等 我哪里没抱怨了


micheal:我要饿死了 吃了一顿糟糕的午饭,遇上难对付的家伙 




Thomas: 如果我不追问,你也不会说


Micheal:我只是觉得你不感兴趣而已




thomas:见鬼


Thomas:这跟我有没有兴趣没关系吧!




我发愣的看着屏幕。


我不知道thomas的声音,却仿佛听见他顺着这个罕见的感叹号吼了过来。




Thomas:你是什么提供优质内容的社交软件吗 


Thomas:你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我又没指望那么多


我的朋友


这几个字对我的意义并不只是“而已”而已。






Thomas:你说你饿了,然后呢?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


Thomas:我感觉是那个和你一起用餐的人造成的


Thomas:但是你却不会告诉我为什么




Thomas:你一直都是这样 会抱怨,却不告诉我烦恼的真正原因。


Thomas:好像你在烦恼什么,却根本不打算解决它




thomas:至少不打算通过我。




…………




Micheal:不是




thomas:不是什么?


我感到嗓子发干,对即将说出口的话感到强烈的紧张。




Micheal:不是因为那个人


Micheal:其实是他说起了一些事情,让我不太舒服




Micheal:是关于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的事




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说出口了。




Micheal: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和我讨论这个。


Micheal:这是个糟糕透顶的故事,你不会想听的




 


Thomas:老实说


Thomas:你越这么说 我就越想听了


Thomas:不过前提是你想说的话。






我想不想?


我怎么可能想。


     只是想到这件事,就感到脑袋被打了一记一样疼痛起来。


     过去的伤疤裂开一个口子,三年前的那一天从里面流出来,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这三年间,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起那一天,也几乎没有想起来,记忆却从来没有褪去,好像一直潜伏在我身后,等待着我和自己和解的一瞬间。


      我不想说,所幸也没有人想问,除了一些对craig兴趣的人,想把这件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素材,也许kenny是他们中的一员。


     


      但是没有是想来了解我的,包括我自己。




      我感到手指控制不住的打颤,好像在阻止我做出会后悔的事。


      


      Thomas:你看起来并不想


     


      Micheal:不


      Micheal:我想


      我咬着牙齿打出这几个字




      Micheal:我只是


      Micheal:害怕


      害怕我软弱的回忆会让你感到扫兴。


      事情并不由我而起,我却比谁都要痛恨自己。


     


      但是,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话。


      我也许也能接受自己。




      Micheal:你能听我说吗


      


      Thomas:是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气,手指微微发抖的按住了屏幕。




      “你在和谁说话?”


      


      一瞬间我感到心脏要停止了,好像从过山车的顶点猛地向下落去。




      咖啡今天第二次泼了出来,灼热的液体似乎溅到手背上,却穿不透心里陡然升起的寒意。


我丢开杯子,猛地回过头看向身后。




这一次不再是kenny,我果然没有那么好运,只有厄运会一次一次的重复着。




在我沉浸在和thomas的世界里时,教室里已经不知不觉多出了这么多人 ,他们隔着距离将目光投向我这边,将我钉在原地。


我感到一阵眩晕,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直到手机突然从手里被抽走了,我仿佛又被重重摔回了地面,瞬间清醒过来。


我叫出声,迅速站起身伸手去够。


”还给我!!!”


“喔喔!”我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个人抬起拿着手机的手臂,身高差让他轻松的躲过了我的抓取。


他退到桌子后,眼睛却片刻也没有离开我的手机,手指似乎在快速的向上滑动着。


“嘿!”他恶意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明显,看向身后几个人大声宣布着


“这好像是个男的!这家伙果然是个基佬,我就知道!”


换在平时,被当着这么多人说成是gay,我一定连头都抬不起来。


但是此时此刻,是gay也好,是疯子也好,我只想把我的手机拿回来。




我死死盯着手机,仿佛除它以外的所有东西都融化进了背景。不假思索,我像动物一样手脚并用的攀上桌子,猛的伸出手臂向前够去。


面前的人露出错愕的表情,向后退去。


眼看就要碰到了,我却突然感到身后被推了一把。


脆弱的身体重心瞬间向前崩溃下去,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备,我就着这么从桌子上跌下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喂,你看看!”


我趴在地上,模糊的听见上面的人这么说着。


我眼睁睁看着我的手机越过我的头顶,交给了另一个人。




好痛 


被这么多人看着,我要快点站起来。


勉强抬起头,我看见离自己的头几步之遥的地方,站着一个熟悉的蓝色背影。




是craig,他也在这里。




明明只有几步之遥,他却背对着所有人,远离着骚乱,好像所有的事都和他无关。




身体尖锐的疼痛突然变得麻木起来,连同着身体的力气一同被抽了出来。


我的头慢慢低了下来,趴在地上,像一只放弃了挣扎的昆虫。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感谢thomas对我的私事不感兴趣的这件事。


只要再多翻翻记录,这些人就会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他们想看的东西,然后很快就会厌倦,把手机还给我吧。


挣扎的越厉害,他们只会变本加厉而已。


……


如果这件事再晚上几分钟发生,如果那个时候,我已经像thomas坦白了……我不敢想象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感到不寒而栗。


为什么我一开始会萌生想要把这件事告诉thomas的


想法?为什么我会觉得thomas会喜欢被生活像沙袋一样殴打,最后像这样被打趴在地上的自己?




我可以被现实厌恶,却不能失去thomas。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耳边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我的脑袋迟钝的接收着四周的声音。


观望的,微小的议论声。


赞同的,不赞同的,感兴趣的,不感兴趣的。


都是事不关己的声音。




“喂“我感到一个人靠近了我,声音带着揶揄


“你没有用真名,他是你炮友什么的吗”


你觉得看起来像吗。


我昏昏沉沉的想着,连摇头都不想去做了。




见我毫无反应的样子,这个人露出不满的神情,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一样笑起来。




转过头,对另外一个人喊道




“喂,你快打过去“


打过去?




”问问他!问他们有没有做过!”




一瞬间,耳边所有声音仿佛都消失了。




下一秒,高亢的尖叫声像是要撕裂了我的耳朵。


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我整个人弹了起来,推倒了拿着我的手机的那个人


我整个人压了上去,抢走了他手上的手机紧紧攥在手上。


尖叫仍然没有停止,我近距离的看着这个人惊愕的脸,嘴唇似乎在开合。




Tweek。




啊,原来发出尖叫的是我。






我记得很少人的脸,其中不包括欺负我的那些人,但是这却是我熟悉的一张脸。


Clyde。




为什么clyde在这里,他在这看了多久,为什么他会拿着我的手机




这些怎样都好了。


我近在咫尺的看着他的脸,近到那些面部细节变得陌生,让我感到难以理解。




为什么?




我感到尖锐的疼痛涌了上来,疼的浑身发抖。




被绊倒的时候膝盖的疼痛。被咖啡泼到的手背的疼痛,被推下桌子摔在地上的疼痛。




我死死揪着他的衣服领子,直到关节发白。




“为什么!!!!!”我听见自己尖叫着嘶喊着。




“我不是gay!!!!!!!!!!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做!!!!!为什么是我!!!我做错了什么!!!!”




我嘶吼着问着,用着远超出质问所需要的音量,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尖锐的,疯癫的声音压倒了整个教室,我能感到人群的退缩,疑虑,惊恐,就像看着一条疯狗一样的眼神。




也不过是往已经溺水的人身上扔几个石子而已。




一时间连那些欺负我的人也呆呆的站在那看着。


 


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一个力气把我向后拉去,我被强行拽了起来


身体因为疼痛发出悲鸣,我痛的叫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整个人被揪住衣领推到了墙边,后脑勺重重磕到了墙壁上。


视线因为后脑的冲击而模糊起来,我勉强睁开眼,看见了眼前的人。


我感到浑身颤了一下。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处境。




Craig提着我的衣领把我压在墙上,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Shut up.You fag”


我看着他,像是突然被消音的网页一样。我的嘴巴大大的张开着,胸口剧烈的的起伏着,却没有声音出来。




我站在那里,一瞬间感到眼泪要流下来。




但是那里只是干涩的发痛。如果有眼泪,在三年前也已经流完了。




那一天,我也是像这样被压在墙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被说了一样的话。


Craig因为打了我被休学了一个月。


而我从此被叫做同性恋,直到现在。






Craig的手从我的衣领上移开,转过了身子,我顺着墙壁滑倒,跪坐在地上。




“是谁在叫!发生了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老师拨开人群,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我,坐在地上的clyde,而craig已经离开了。


围观中有人朝老师指了指我。


“他把clyde推倒了。”我听见有人这么说。




老师面色凝重的打量着我,走到我身边。


“Tweek……”她握住我的手臂,试图把我拉起来


“你需要去一趟医务室……”




不。


不要。


我拍开她的手跌撞的站了起来。


我能自己站起来这个事实并没有让她看起来多高兴,她再一次抓住我的手,我再次挣扎开,向她身后跑去。


我似乎听见她在后面紧张的大喊着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




水流哗啦啦注入洗手池,我将烫红的手背浸在水里。


我看着水面慢慢上升,最终满溢出来,我伸出手将水龙头拧上。


已经没有水流进池子里,水面却因为我身体的颤抖而不断抖动的。我紧紧的抓住水池边缘,颤抖仍然没有停止。我低下头,看着水面徒劳的向着我逼近


我取出烫伤的手,将头埋了进了水里。


直到肺叶开始因为缺氧而烧灼起来,我紧闭着眼忍耐着,徒劳的延长着痛苦的时间。


此时,旁边突然传来啪嗒的声音。


一瞬间我喝进了一大口水,头拔离水面开始狼狈的咳嗽起来。




并没有人来洗手间,只是手机从池子边上掉在了地上


我颤抖的捡起手机,粘着水滴的手指哆嗦着划着屏幕




Thomas:?


Thomas:你还在吗?


Thomas:micheal?说点什么


Thomas:如果你真的不想说,你可以直接说




Thomas:你怎么了


thomas:你还好吗




我感到水从脸上滴落,一滴一滴落在屏幕上,分不清是水还是眼泪。




Micheal:我dy讨厌s这个世界


Micheal:为什么它m这么不gh讲理


Micheal:’;为6什么它这么恨我


Micheal:我恨它


Micheal:我好想死




我颤抖着打着字,手指擅自的动着,喉咙一边发出了几声可笑的呜咽,像是受了潮的炮弹。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我立刻又像惊弓之鸟一样弹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湿透了的头发和脸,几乎湿了一半的上半身。


我推开了厕所的一个隔间,将自己藏了进去。




不要说死了,我连大声哭泣都做不到。




我看向自己手机,这些敲出来乱七八糟的东西,仿佛就像我开口说话了一样。我用袖子擦着屏幕的水,真希望能一并擦去这些没有经过大脑的话








Thomas:我也讨厌这个世界


Thomas:它一直都很不讲理




Thomas回复了我。我一瞬间都不敢去读,


然而他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我的异常恍若未闻。




Thomas: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半夜醒来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这件事


Thomas:然后就更加睡不着了了




我逐字的读着,我知道thomas经常会半夜睡不着,因为我则是整夜睡不着




Thomas:昨晚也是这样


Thomas:半夜被噩梦惊醒




Thomas:但是好在每当这个时候,你总是在那里




看着这几句话,我一时有点发愣。我不知道昨晚他是被噩梦惊醒,才会想和我通宵打游戏,而不只是单纯地不服输。




Thomas:如果你也做了噩梦


Thomas:你也可以来找我




Thomas:所以不要死




Thomas: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






我只是喊喊而已,你不用太认真了


我在框里打完,又立刻删掉了,打下了新的一行。




我想死也死不了的 我太胆小了


我看着这几个字,再次删掉了






Micheal:好






我合上眼,蜷缩在马桶盖上,我想起过去无数个夜晚,我们都是这样打着游戏,彻夜长谈的度过。


我不会死的。只要你还在继续做噩梦,我就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




下课铃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


我猛地站了起来,尖锐的酸痛一瞬间涌进我的身体,我忍不住发出哀号,一只手扶住了墙。


身上半湿的感觉让我感到极度不适,我竟然就这个样子在厕所隔间里睡着了。


虽然还没彻底干掉,但至少可以见人了。


我忍着浑身的不适走出隔间,一边打开手机,发现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几乎翘掉了整个下午的课。


Thomas在这之后并没有发来新的消息,这让我稍稍有点意外,看来他并不打算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直都很感谢他这一点。




就这样直接回家吧,我昏昏沉沉的想着,像洗手间门口走去。




就在此时,空荡荡的洗手间,突然响起了一阵铃声。


我险些尖叫出声,手机啪的落在地上。


花了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铃声是从我的手机发出来的。




是父母知道我在学校翘了课吗?


我略微紧张的捡起来,却看到了一个始料未及的名字




Thomas




是按错了吗?


按照往常的情况是这样的,但是今天却给我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握着手机,等着他自己挂掉。


但是铃声就这么一直响了下去。




我走到门口时,铃声仍然没有停下来。


我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Kenny正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我。


“K-kenny!”


我狼狈的看着他,低下头慌张的想挂掉来电


“Tweek?”他慢慢叫出声




我着急想要按掉红色的挂断键,却一不小心点了接通的按钮。 




糟了!


拜托了,kenny,不要再说话了!




我内心的请求没有被听见,kenny继续开口说了下去。




“Micheal?”




我浑身冻住了,连带着想要掐断电话的手指。




我低头看着自己手机,就在刚刚,从这里面传来了一模一样的声音,和面前kenny的声音重合到了一起。




我缓缓的抬起头,直到这一刻才发现kenny正拿着手机,放在耳朵边上。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Kenny。


Kenny?


…………thomas?


Kenny是……thomas?




手机里传来了挂断的声音,与此同时,kenny也将手机放了下来。




“Tweek……”他斟酌一般的缓缓开口,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吗?”




说……说什么 ?


我看着他,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想起我中午和kenny的对话,想起之后和thomas的对话。


Kenny……thomas是在这个时候意识到我的吗?




我的人生,究竟想要玩弄我到什么程度?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想告诉我的话,我有事想告诉你。”


kenny注视着我说




我看着他的脸,困惑,竟然带着一点好奇。


我感到胃死死地绞在一起,心里涌现出极度不详的预感。




“这不是我的手机,”kenny朝我摇了摇手机,笑了起来




“这是craig的手机。”




——————————————TBC








我没有想到头一章会写的这么艰难……


Kenny会是比较重要的角色,但我可以保证他们两个之间不会有任何火花。


这个故事里唯一的感情线只有tweek和craig


如果有任何感想,欢迎留下评论!^^



Bio

🐳我是ae!可以叫我阿e :)

🐠我喜欢:southpark(creek style 其他不喜)
AT SU 星蝶 MLP等等(很多)

🐬我是DBD玩家 欢迎加我steam好友一起玩(只有500小时 很菜)

❌我不会关注任何创作第五人格tag的用户 也不会与这类人互动

🍵如果想要有时和我聊聊天之类的小伙伴欢迎加我QQ

🍧评论都会回复!(除非忘了)私信也是!

☕约稿方面:因为有人问我就写在这边 不接头像之类的了 也不太愿意接同人/真人(因为感觉很有负担 怕画的不像) 比较喜欢接原创人物的立绘半身之类的 但是 估计一个月只能画一两张 因为学校的作业和课太多了 有人想要就画没有就不画这样子(︶︿︶)

最后!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爱你
们!🍉🍰请大家吃西瓜和蛋糕!

给大家品品我今天上课捏着玩的creek 太丑了请随意骂我